罪恶战境

第一章 乌鸦嘴(1 / 2)

[ 请记住www.17pxs.com 手机版访问

最新网址:www.xs.l</p>进化的定律是后来者居上,时间空间演化出无机体,无机体进而为动植物,从固定的植物里变出了文静,缠着人不放的女人,从活泼的动物里变出粗野,敢冒险的男人;男人女人创化出小孩子;小孩子推演出洋娃娃。所以,至高无上的上帝该是进化最后的产物——钱钟书《上帝的梦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W市。

走上天台,君临看到刘正站在大楼边缘处。

他正小心的往下望,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下方如蚂蚁般的人群,甲壳虫般大小的车辆。

高空带来的眩晕感让刘正心中一阵颤栗,君临可以看到他的双腿微微有些颤抖。

从侧面看,他的脸上还留着烧伤后的疤痕,这让他看起来有些狰狞,也让君临不太好判断他的心情。

但从那颤抖的腿可以判断,他还是有些紧张与害怕的。

这让君临自信了许多。

还懂得恐惧就好。

出口处的警察小声告诉君临:“他现在心情很不稳定,你要……”

君临看看他:“你想告诉我该怎么做?”

那警察立刻闭嘴。

君临便悠悠哉哉的走了过去。

刘正回头看了一眼,大喊:“别过来,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!”

君临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靠近的企图。

他往旁边走了几步,在距离刘正大约五米远的地方,爬上天台边缘,然后和刘正一样站定。

下方人群便又是一阵惊叫。

君临坐下,将脚搁在外面。

他看着下方,缓缓说:“我没兴趣管你的事,我只是过来跳楼的。”

刘正奇怪的看他:“故意玩同理心?让我放低戒备,最后听你劝告?你们这些谈判专家,都是这么干的,对吧?”

君临轻笑,没有接他的话茬,而是继续自语:“我想过很多自杀的方法。服毒,过程有点痛苦,关键还不一定死,活下来就是继续受罪;上吊,也有一个煎熬过程,关键死相还特么难看;投海?我会游泳,多半会本能的撑下去,然后再后悔……想来想去,最干脆利落的方式,就是跳楼。简单,痛苦时间短。唯一的问题你得找个高点儿的地方,否则万一没摔死,又是个麻烦。”

刘正沉默了一下。

尽管心中有戒备,但事实是君临还是说到了他的心上。

每个自杀者,大概都会考虑选择一种死亡方式,而跳楼的确是最简单干脆的。

君临继续:“其实我还想过一种方式,就是去干一件坏事。去杀人,去放火,然后被枪毙。”

刘正吃惊,他看看君临身上的警服,问:“你是警察,竟然还有这想法?”

君临白了他一眼:“想想还不行啊?想想的事又不会变成现实。”

刘正滞了一下。

是啊,谁规定警察就不能有恶念的?

君临又道:“不过说起来也怪,我这个人,就好像有一种天生的坏运气,我是说……就象是预言术一样,有时候胡说八道的事,莫名其妙的竟然就实现了。”

他要是劝慰刘正,刘正或许就内心抵抗,直接真就往下跳了。

但他现在却是在讲故事,大大吊起了刘正的好奇心:“比如呢?”

君临便道:“有一次,有个家伙因为失恋了自杀。我就去和他谈,我说,我和你一样,也失恋了。而且我比你还惨,是因为我付不起天价彩礼,硬生生被丈母娘给拆散了,但你看,我不还是坚强的活过来了?”

刘正哼了一声:“你们这些谈判专家,就是会胡扯,你在骗他。”

君临耸耸肩:“当时是骗他。”

刘正怔住:“你是说……”

君临点点头:“后来成真了。”

刘正就哼了一声:“扯淡,我不信。”

君临笑道:“拜托,你又不是因为失恋要跳楼,我拿这事骗你干嘛?”

“你知道我的事?”

“如果你想劝一个人,那就一定要先了解他……”君临的语声变得低沉。

他看向刘正,说:“你太无辜了……不值得……非常不值得……”

刘正是个英雄。

前不久上过新闻的英雄。

在一次夜班回家的路上,因为路见不平,保护一个单身女性,而遭遇两个流氓的迫害。其中一人在他身上浇了汽油并点燃,造成他轻度烧伤。

这件事曾一度引起轰动,轰动的原因到不是那两个流氓,而是被救的女孩——那女孩在事后逃跑,警察需要举证的时候,她竟然死活不肯露面,说是怕报复。到最后更是公开抱怨,说刘正多管闲事,本来没他,自己也不会遇到什么生命危险。

那到是,人家只是想上她。

更可气的是,有很多人竟然都抱有这种想法。

他们认为刘正的遭遇是自找的,是多管闲事的结果,如果没有他,事情也不会这么严重。

当然,大部分人的道德观是正常的,很多人因此骂那女孩。

女孩因此陷入舆论的漩涡。

结果那女孩竟然自杀了。

这下可好,刘正一下成了导致女孩自杀的罪魁祸首,在有心人的操弄下,舆论风向迅速转变,变成了刘正逼死女孩。

更有传言说,那两个如今已经被抓的年轻人,本来就只是占些口头便宜,是刘正强行出头,殴打对方,才导致的对方还手,汽油也是他自己撞翻的,然后一支烟头落下……

总之,这一下刘正百口莫辩,从英雄成了罪人。

有了这样的经历,就能理解刘正为什么会站在这里了。

君临轻声说:“做个好人,很累,对吗?”

刘正再克制不住心中悲伤。

他嚎啕痛哭,大喊起来:“我不想再做好人了!做什么狗屁好人,我一辈子都没干过坏事,凭什么?凭什么让我遭遇这样的事?当时如果没有我,那个岳明珠就被他们给强奸了。可到头来,她竟然把所有责任都推给我!我也没说她什么,我都不明白,她怎么就自杀了。怎么就成我逼死她的了。”

被烧伤的阴阳脸在哭泣中扭曲,显得格外狰狞。

丑恶的外表,受伤的心灵。

“是有些怪。”君临嘟囔了一句:“象这样的女孩,照理是没有自杀的勇气的。不过也难说啊,求存是每个人的本能,但我们总会因为种种原因,就放弃宝贵的生命。其实如果可以,谁又想死呢?”

刘正怔怔的看他:“你真的想死?”

君临点头。

刘正:“你又是为什么?”

君临想了想,点头:“好,那我就告诉你吧,因为我得了癌症。肺癌晚期,快死了。”

刘正吃惊:“真的?”

君临低声道:“有一次,我劝一个自杀者不要自杀,他是因为得了急病,不堪痛苦。我就骗他说,我也得了病,是癌症,也很痛苦,但我什么人都没说,因为我决定要坚强的活下去。人生宝贵,就算再艰难,也该挺住,不负生命中的每一秒美好时光,才不枉人生……一堆美好鸡汤,成功把他救下。”

刘正看着他。

君临语声低沉:“乌鸦嘴就是乌鸦嘴,那时候我真的只是骗他,谁能想到,一个月后我就在医院里查出,我真的得了癌症。妈的,这事可真扯淡。”

说到这君临自己都笑了。

刘正吃惊的张大嘴巴: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君临慢条斯理的从怀里取出一张纸。

他走过去,递给刘正,然后又退了回来,完全没有趁机把刘正拉开的想法。

刘正接过,看到上面果然是医院的诊断书。

君临,肺癌晚期的字样,赫然纸上。

君临已道:“我和你不同,我没遭遇你那些痛苦经历,我所经历的人生,顺风顺水。我曾以为,谈判专家只是我人生的一个起点,我未来的人生,会更加美好与辉煌……你知道吗?比你所经历的事更痛苦的,就是万般顺利,却戛然而止。所有的幸福,就这么突然远去,所有的美好都不复存在。你想死,是因为你对这个世界没有了眷恋。我不想死,却不能不死。如果是你,你会选哪个?”

刘正呆了一会儿,终于摇头:“我突然觉得你比我还可怜了……你比我年轻,有大好前途,却遭遇这种事……难怪,难怪。”

他颓然坐下,一不小心晃了下,险些摔倒,引的下方又是一片惊呼。

好在刘正终于坐稳了。

几名警察想上前抓住他,君临却摇了摇头,示意他们止步。

刘正呢喃道:“我没有勇气自杀,我只是想让他们看看,让那些网络上的喷子看看,他们的言论,到底有着怎样可怕的威力,让他们看到,是他们亲自把一个人逼上绝路!”

“做到这一步,已经够了。”君临唏嘘道。

他起身,来到刘正身旁。

向他递出手。

刘正看看君临,他一把抱住君临痛哭起来。

靠!

你别那么用力啊,差点把我摇下去。

……

扶着刘正走出天台,支队长李大章走过来,抱了一下君临,笑道:“干得漂亮。是不是又用你身患癌症的那套说辞了?”

君临伸了个懒腰:“方法不在老,在于管用。救人这种事,要什么创新啊?”

“真难得你为了这个还特别为自己准备一张假的病检报告。”

“有备无患嘛。”君临大笑道:“好了,我的活儿干完了,要回去休息了。”

他说着往前走。

“喂,你还有报告没写呢。”

君临挥了挥手臂:“请假,休息后再说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回到家,打开冰箱,取出一罐可乐。

君临将自己丢在沙发上,打开电视。

新闻里正在播报一则新闻,好像是某地又出现了奇异事件,有目击者发现不明飞行物,还有拍下视频的,只是视频模糊不清。

最近这种破新闻真是越来越多了,不过基本都被证明是假的。